追蹤
蘋果樹 養微生物
關於部落格
北海道の丘の上に建つ小さな家に、親子四人。 リンゴの木が踊る庭に、犬一匹。
                    
肌で感じる四季の風物詩。.幸せそのものの彩り
  • 109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和日本監理站打交道 的經驗

  所以為了孩子也為了我自己的行動自由,下定決心要去拿日本的駕照,但是最便宜的駕訓班也至少要花30多萬日幣(差不多10多萬台幣,貴死人了),而且他們還不太願意收我們這樣上了年紀、反應慢好幾拍的女人!所以希望能另闢蹊徑,直接打電話去監理站(其實不能算監理站,因為他們只管駕照,所以是駕照管理站)問,和一般公家機關一樣,電話轉了好幾手以後,終於找到一個承辦人,很客氣的告訴我台灣的駕照獲得日本警察局的承認,可以換發成日本駕照,叫我拿駕照、護照和居住本地的證明等文件去申請。我很高興的準備了文件送去,承辦的人花了很多時間研究這些證件,要求我將影本留下,兩個星期左右會打電話通知我。我雖然內心充滿疑惑,不知道為什麼要花這麼多時間,但是也只好依照指示暫時先回家等電話。

  不料等他打電話來的時候,卻是抱歉的告訴我無法接受我的申請,讓我幾乎要暴跳如雷,明明說台灣的駕照可以承認,為什麼現在又拒絕我的申請?他說了半天也拿不出像樣的明確說辭來,我心裡雖然很惱火,可是態度又不能太明顯,因為決定權在別人手上,不能不保持虛心求教的低調。

  可是,我記得以前在大學修行政法,剛好當時日本國會通過成立「行政程序法」,在青年才俊(當時啦!)石川教授的指導下,我們小組曾經特別留心研究過條文,所以還依稀記得法律規定行政機關在作出對申請人不利的決定的時候,應該要提出明確的根據的。我趕快把六法全書和以前的教科書翻出來看,還真的讓我找到了這條規定!!

   生平第一次,由衷的感激行政法的教授當時嚴格認真的教導,在這緊要關頭,學生時代不明就裡的苦讀,竟然還發生了作用!

  法律就是要這樣用的!手上有了法律這個弱勢者的好朋友,我理直氣壯的卯上了這些鄉下官僚。

    倒楣的承辦人恐怕也不曾碰到這樣難纏的對手,只好答應讓我看他手上的「依據」,可是我得直接去看,不能傳真給我。

    所以我先生就開了30公里車帶我去看,原來他所謂的依據只是一本在美國發行的各國身分證明文件對照的小冊子,上面的台灣駕照是尚未全面電腦化之前的舊式駕照的彩色影本,旁邊的英文說明有效期限是6年,承辦人說我的駕照編號和樣本的編號方式不相同,而且有效期間從當初我拿到駕照開始計算,已經有十幾年了,和他的樣本不符合,所以不能接受申請...,

    我聽了火冒三丈,真是豈有此理,哪有人因為駕照太新(是他的資料太過時)而被拒絕的,他雖然不說,但是擺明了就是認為我的駕照可能是偽造的,因為他沒有辦法判斷真偽,所以依公務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最安全的就是什麼都不做,而且不留下任何書面證據,從開始就當作根本沒有我申請這件事情,讓我連要申訴都很難。

    但是我也不是省油的燈,要抓住他的弱點不是不可能,公務員為了明哲保身不肯創先例,但是如果有先例可以援用,就很容易突破心防,台灣的新式駕照已經用了至少4、5年,我相信別的地方一定有人成功換到日本駕照,但問題是:要如何找到一個好例子來打破他的依據?

  暫時鳴金收兵回家研究,這個時代有網際網路可真是如虎添翼,平常我的工作往來都靠網路,現在要找救兵也靠它了,我寫電子郵件給在台灣的朋友,和行政法的恩師石川教授、大學時代讀書小組的同學們,他們現在警察局、地方政府、大學、圖書館、律師事務所等處的工作,可能多少有幫助。

    另外我也到東京、大阪各地大學、在日台灣同鄉會、同學會的網站、BBS站去求救,希望能找到有相同經歷的台灣人來為我舉證。

    才過幾天,還真的輾轉找到了一些熱心幫助我的人,也蒐集到住在東京、大阪、札幌各地,實際用台灣的新式駕照換到日本駕照的例子,而且感謝這些人的信任,肯把駕照影本等攸關隱私的資料,交給我這個素昧平生的人,讓我拿去交涉,我才順利說服了腦袋死板的公務員,接受了我的申請。

  但是申請過關並不能保證拿到日本駕照,因為日本是靠左通行,所以需要經過「簡單的測試」,所謂簡單,是和當地考試相比較,正式的駕照筆試問題有100題,要答對90題以上才能路考,我的筆試只有10題,而且只要對7題就能過關,書面上的東西難不倒習慣唸書的我,交出了完美的成績以後,路考才真正要命......

    主考官先開一次給我看,然後就叫我照樣開一次。本來就聽說他們非常注意細節,但是日本人也未免太吹毛求疵了!光是上車、發動、起步,視線就要從車左邊、左外側後視鏡、車內後視鏡、右外側後視鏡、看到車右後方,少看一個都不行,還有方向燈、十字路口…,最要命的是「S型」和「連續直角曲折」。

  S型和台灣的路考一樣,可是久沒練習一定過不了,更糟糕的是連續直角曲折,在長度只有12公尺的距離當中,有一個向左轉90度的直角和一個向右轉90度的直角,寬度和S型一樣,都只有3.5公尺。因為是直角,不能用像S型那樣的圓弧形滑行來進行,要很快的把方向盤打到底,再很快的打直,接著馬上向反方向打,中間還要加上打方向燈等動作,總之,兩隻手異常忙碌,還好是動力方向盤,要不然兩隻手臂恐怕都要脫臼了。

    反正我早有了心理準備,第一次路考是不可能合格的!心存僥倖卻鎩羽而歸的我,看了前人的經驗談以後,心裡舒服了一點,因為連在台灣一直在開車的人,最低紀錄也是考了三次路考才過,像我這樣空有駕照而不開車的人,失敗一次不算什麼。但是要如何練習才能合格呢?

  去鎮上駕訓班打聽的結果,他們建議我去駕照管理站正對面找教練,因為他可以用駕照中心的場地上課,給我跟路考完全一樣的環境加強訓練。

    所以我先生又送我去駕照管理站對面,找到了那個鐵皮屋,進去一看,這個教練簡直像是黑道大哥,具有日本黑道角頭的所有特徵:燙黑人頭、戴墨鏡…,除了裝備行頭外,他還有典型的黑道職業:廢棄物處理的執照,我先生相信他一定是「大哥」,絕對錯不了,即使他忽然從口袋裡掏出槍來,也不特別令人吃驚。我戰戰兢兢跟著他上車練習...

    可是非常意外的,他很親切仔細而且嚴格的教導我,又沒有架子,如果這樣就是黑道,我看似乎也沒有什麼可怕嘛!

    當然,只要利益不起衝突的話。

  在正式路考的時候雖然一次就順利通過S型和連續直角曲折,卻忘記了好幾個地方的視線和方向燈,本來以為沒有指望的時候,不知道是他詳細的教誨,還是黑道老大的名號起了作用,(或者主考官可憐我每次拖累老公、小孩奔波陪考?)

    竟然被宣佈合格,連自己也不敢相信這個判決!剩下的就是新手講習:枯坐一個小時看充滿恐嚇的錄影帶,還被威脅不能打瞌睡,要不然今天就拿不到駕照,錄影帶看完繼續聽教官說教,反正不就是要你遵守交通規則、不超速嘛!

    因為聽新手講習的除了我以外都是剛滿18歲血氣方剛的年輕人,所以不斷被告誡超速的危險,而且教官恐嚇我們要特別小心,新手開車有一年的觀察期,這一年內犯規的點數只有3點,是一般人的一半。如果違規被吊銷執照,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人曾經通過復試而能恢復駕照的…,

    不過我看沒有半個人被他嚇倒,咬緊牙根撐過了一陣馬耳東風後還要當場寫心得報告,說一些口是心非的話,才終於領到剛出爐的駕照。這樣的精神折磨,在每隔3、5年換發駕照的時候,都得重新體驗一次。像日文說的「免許」,是一種勉為其難免除了限制的特別許可,讓持有人在遵守規定的範圍內開車。
 
  不過駕照歸駕照,駕訓班的集中訓練讓我依樣畫葫蘆順利通過路考,但是並不保證我真的會開車,等我先生坐上我開的車以後,才發現我開的車搖搖晃晃,跑不出一條直線,而且只會前進不會倒車、向左轉的時候常會開到對面的車道去、想要用雨刷把車窗上的昆蟲掃掉的時候總是錯打方向燈…,無法相信主考官怎麼會讓我合格?

    我還沒有找到適當的機會「委婉」的告訴他,我以前把爸爸的愛車保險桿撞掉的事情,也還沒說那次在溪頭差一點掉下懸崖的時候,車上還坐著周華健來自美國的岳父、丈母娘大人一家…,


    這不是刻意隱瞞,只是體貼他,怕他一下子承受不了太多驚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